水深瞳

【联动活动文】独守一人(千机伞/紫薇软剑)

本文是梦间集&全职高手联动活动投稿文,主角为千机伞和紫薇软剑,其他角色彩蛋掉落,CP还是友情自证由心,终于让两大美人一起守护剑境了撒花~


【以下正文】


——我曾经想守护一生的人,将我弃于深谷数百年,使我葬身蛇腹,生不如死,你说,我还能有什么愿望呢?


——那你以后保护我吧,我绝不会丢下你。


---------------------------------------------------------------------------


雾林一战后,暂时无处可去的千机伞被无剑热情地邀回了剑冢。

 

无剑一边领路一边笑道:“这边就是剑冢的起居之处了,屋舍相连,共用一个大院,平日里大家切磋交流,很是热闹,我观千机并非孤僻喜静之人,想必也会喜欢——”

 

他话音未落,冷不防一块被不知被什么利刃齐刷刷削为两半的巨石突然裹挟着强劲内力轰然飞出,砸破了院落木门,直奔无剑面门而来。

 

无剑:“???????”

 

千机伞反应极快,伞骨“咔嚓”一声张开,瞬间化作一面巨大的盾牌将无剑挡在了身后,巨石与伞面相撞,擦出了一道炫目的火花,这才咣当一声砸在了地上。

 

千机伞甩了一下被震得直发麻的右手,似笑非笑地道:“嗯……果然很热闹。”

 

无剑干笑两声,目光扫过地上死无全尸的巨石,诧然:“这不是倚天门口的假山么……”

 

这时,纠缠成一团的几位始作俑者终于出现在了两人面前,确切来说,是一白一红两道身影,正在追砍一位身材魁梧堪比大漠孤烟的黑发男子,旁边还有个生着巨大双翼的金发帅哥在添油裹乱。

 

无剑颇为头疼地按了按眉心:“玄铁,我记得你的院子好像不在这边。”

 

手持巨剑的魁梧男子朗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儿子们对父亲的崇拜之情,哪里是区区几个院子就能阻隔的。”

 

说话间一刀一剑两道锋芒已经联袂袭来,角度力道均是默契非常,玄铁“哎哟”一声飞快闪开,丝毫不考虑他身后被殃及池鱼的无辜群众X2的感受。无剑叹了口气,微错一步轻飘飘地一手捏住刀脊一手并指夹住剑尖,这才转头十分好脾气地冲玄铁笑了笑。

 

“喔,那你最好换个宽敞点儿的地方去满足你儿子们的崇拜之情。”

 

玄铁不以为意地笑笑,目光移到千机伞身上,温厚的土地色眼睛里蓦地闪过了一道利光:“这位是?”

 

千机伞礼节性地冲他点了点头:“千机伞,因为暂时无家可归,被无剑捡回来的。”

 

玄铁还没来得及说话,屠龙已经两步凑了上来:“阁下这武器前所未见,不知可有兴趣切磋一番?”

 

千机伞扫了一眼满地狼藉的院落,在心里默默估量了一下自己若是答应这个建议被无剑直接扫地出门的概率有多大,正要谢绝,一个紫衣白发的青年出现在了破碎的木门前,他在门口顿了一下,瞟了一眼他们这鸡飞狗跳的一堆人,冷哼一声,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擦肩而过的瞬间,千机伞闻到了一阵清冷的檀香。

 

无剑见他盯着那紫衣的背影发呆,怕他是觉得被轻慢了,连忙解释道:“哦,那位是紫薇软剑,他性情就是如此,对我们也爱搭不理,千机不要介意。”

 

千机伞猛地回过神来,笑道:“怎么会,紫薇……多好听的名字。”

 

* * * *

 

初到异世的感觉并不好,千机伞在硬板床上辗转反侧了半夜,终于忍无可忍地爬了起来,一边揉着酸痛的脖子一边往院子里走去。

 

夜凉如水,他在满地惨白的月光中再次见到了那个紫衣的身影。

 

他在练剑,修长的人与修长的剑仿佛已经融为了一体,人是剑的意志,剑是人的延伸,衣袂翻飞,寒光夺目,一双紫眸在夜色中熠熠生辉。

 

千机伞明显地感觉到,比之白日里跟人相处,青年此刻的状态才是真正舒适和放松的,这让他有些犹豫,既想趁机多接触接触这紫衣青年,又不忍打扰他这片刻的闲适。

 

他就这么纠结着又往前蹭了两步。

 

紫薇软剑眼神一凛,周身气场刹那间变得冷硬尖锐起来,软剑犹如贯穿黑暗的银色光线,直抵千机伞咽喉。千机伞不躲不闪,那剑锋却在划破血脉的瞬间稳稳地停了下来,剑身被千机伞皮肤上的温热洇出了薄薄的一小片水雾。

 

紫薇软剑冷声道:“无剑既然放你进来,就该告诉过你,不要在我练剑的时候接近我。”

 

千机伞漫不经心地笑道:“嗯,他说了,可我总觉得,你嘴上说得凶,却并不会真的伤人。”说到这里,他偏头示意了一下颈边的软剑,微带揶揄地道,“事实证明,我没猜错。”

 

紫薇软剑冷笑:“你若猜错了,此刻早已横尸就地。”

 

千机伞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错就错了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紫薇软剑听他不说人话,哼了一声收剑回鞘,转身想走。

 

千机伞又道:“你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紫薇软剑:“哦?”

 

千机伞:“我还以为我那么说,你八成得揍我。”

 

紫薇软剑脚步未停,闻言只嗤笑一声:“你当旁人都跟你一样幼稚么?”

 

千机伞盯着他腰间的软剑,忽然道:“我在原来世界的时候,倒也粗通几招剑术,虽然没有另一个家伙用得那么精,不过……你想试试么?”

 

紫薇软剑:“切磋?”

 

千机伞:“正是。”

 

紫薇软剑挑了挑眉——他向来很少参与这院子里其他神兵那些乱七八糟的活动,再加上平日里一张冷脸,沉默寡言,开口必刺人,旁人自然也不会没事闲的跑到他这里来自讨没趣,因此甚少有所谓“切磋”的经验,可眼前这人的武器,却也着实设计精巧变化奇诡,任何一个武学高手,都难以抗拒跟自己从未见识过的武器对战的诱惑。

 

紫薇软剑想了想,道:“我除了杀人一般很少动手,掌握不好分寸,死了可别怪我。”

 

千机伞很好脾气地笑道:“不怪你,不是早就说过了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紫薇软剑冷哼一声,手腕一甩剑尖直奔千机伞眉心刺去,千机伞微微侧头让过这一击,伞骨一抖还了他一记天击,紫薇软剑刹那间就觉得身下仿佛凭空生出了一团气流,裹挟着他不由自主地似欲浮空而起。

 

千机伞出手极快,一看天击奏效,龙牙和连突两个小连招几乎是不过脑子地跟了上去,然而紫薇软剑既不是副本里只会顶着火力往前冲的低智商小怪,也不是联赛中受限于技能效果和冷却时间的游戏角色,只见紫衣青年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了一个似有几分挑衅的哂笑,软剑一甩不挡反攻,刹那间一个雪亮的剑圈在他的身侧铮然成型,两剑连攻,轻而易举地化解了龙牙和连突的同时逼得千机伞不得不后退一步。

 

千机伞轻轻啧了一声,反手抽出伞中剑,一个拔刀斩飞快地对冲了回去,紫薇软剑一挑眉,像是发现了什么新鲜物事:“你这武器,当真有意思。”

 

说着,他软剑下压,剑镗轻轻格住对方的剑刃,软剑剑身却灵蛇般地刺向了千机伞的手腕,千机伞当机立断手腕一转,伞面轻轻巧巧地挡住了紫薇的剑尖。

 

他们的表情看上去并不十分认真,手下的招式却极其凌厉,千机伞和紫薇软剑的武学路数均以速度和机巧见长,角度刁钻,变招极快,一招中的则后招连绵不断,静谧的院落里一时间叮叮锵锵不绝于耳,待到默契地各自后撤收招的时候,两人脸上都见了汗,鬓角微湿,胸膛起伏,手腕微微发麻。

 

心下却是无比的酣畅淋漓。

 

紫薇软剑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跳,忽然问:“你在不安,为什么?”

 

千机伞一怔,下意识地反问:“为什么这么说?”

 

紫薇软剑:“你的实力本应不止如此,但你出手时总带着几分茫然,以至于不能发挥招式全部的力量,若是临阵对敌,这是大忌。”

 

千机伞看着他,蓦地有些说不上话来。

 

一把武器,莫名其妙穿越到另一个世界,被迫与自己的角色和操作者分离,若是丁点儿犹豫抗拒都没有,那恐怕不是脑残就是蛇精病——他在为谁而战?需要他守护的人如今可还安好?君莫笑和叶修被丢在那个穷凶极恶的副本BOSS面前,有没有事……他,还能不能回去?

 

这些话他不会说,这里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他们甚至不懂他说的“波斯”是什么意思,说出来,也不过是庸人自扰,还要给别人平添烦恼。只是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冷漠得好像恨不得往自己身上套个罩子与世界彻底隔绝的青年,居然如此轻而易举地看穿了他。

 

可同样的,他也并不准备跟眼前的紫衣青年分享这些毫无用处的玻璃心情结。

 

于是满不在乎地笑了起来:“可能是忽然变成了穿越文的主角,不大适应?”

 

紫薇软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也不甚在意,冷哼一声道:“不想说就不必说,何必顾左右而言他。”

 

千机伞再次沉默了下去,直到紫薇以为他不会再出声,正准备转身回房的时候,他才忽然又说道:“其实,我是在想一个家伙,我不在,我怕他会受伤。”

 

紫薇想了想,问道:“他待你很好么?”

 

千机伞迟疑了一下,笑了:“一点都不好,他和他的朋友创造了我,却在我梦想最灼热的时候把我丢下了好些年,以至于即使如今与他一起重回巅峰,也再难找回昔日那一腔热血了,你说是不是糟透了?”

 

紫薇软剑:“那你还担心他?”

 

千机伞:“可我知道那并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只是做了任何人都会做的、最合理的选择,而且我还知道,他这么多年不提升我,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紫薇软剑微微挑了一下眉:“不敢?”

 

千机伞低下头,修长的手指缓缓拂过伞身上精致的纹路,仿佛怕惊醒了什么美梦似地轻声道:“他的朋友,在创造我不久之后就去世了,这么多年来,他什么都没说过,接过朋友留下的梦想和责任,签最苛刻的合约换钱照顾朋友的妹妹,带领他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所有人都相信他、依靠他、仰赖他,唯有我知道他每到午夜无人的时候,才敢默默地把我调出来翻来覆去地看,我总觉得,他其实并不是在看我,而是透过我,在看那个再也回不来的人。”

 

紫薇软剑除了冷嘲热讽,基本就不太会说人话了,此刻忽然被迫做了一回知心哥哥,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你……那你想回去找他吗?”

 

“想啊,这不是暂时回不去么。”千机伞啧了一声,抬手不见外地在紫薇软剑脑门上戳了一下,“我说你这人可真是,一开口就往人伤心事上戳,要不是哥这么心胸宽广有容人之量,天早都被你聊死了。”

 

紫薇软剑一脸茫然:“啊?”

 

千机伞无奈道:“不是你长这么大,就没个朋友什么的跟你说过你很不会聊天?要不是长成这样,铁定注孤生了啊英雄。”

 

紫薇软剑理所当然地道:“我没有朋友,只有敌人和不相干的旁人。”

 

千机伞摊手:“那无剑呢?”

 

紫薇软剑冷笑了一声:“房东。”

 

* * * *

 

时空裂隙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一条道,同一时刻甚至可能同时产生无数条通往不同时空的通道,因此,想穿回去不仅需要大量异界材料,更需等待之前那个通道转回来,千机伞在剑境无处可去,只好莫名其妙地在剑冢住了下来。

 

无剑也不知怎么想的,见他竟能跟紫薇软剑说上两句话,索性便将他二人编在一组巡视魍魉,还美其名曰“强强联手”。

 

然而强强联手也不是次次都能高枕无忧的。

 

木剑这几个月不知又哪根筋没搭对,幺蛾子闹得格外疯狂,最近更是解锁了下限的新阈值,日日带着手下的魍魉袭击凡人村落,所过之处血流成河,闹得无剑疲于奔命,天天拖家带口地追在他屁股后面救平民于水火。

 

这一日,正轮到紫薇软剑和千机伞留守剑冢。

 

木剑忽然露出了他狰狞的獠牙,一方面和浮生剑亲自出面拖住无剑一行人,另一方面,近百只魍魉王率领无数魍魉倾巢而出疯狂围攻剑冢,战斗从头天凌晨打到了次日傍晚,剑冢结界入口周围的魍魉尸积成山,鲜血浸透土地,化作一片触目惊心的腥红泥泞。

 

紫薇软剑和千机伞背向而立,身前是漫无边际的魍魉大军,身后是岌岌可危的剑冢孤城。

 

他们退无可退。

 

紫薇软剑将两只魍魉拦腰一分为二,抹了一把溅到眼睛里的污血,平静地对千机伞道:“如果入夜无剑他们还不回来,你就走。”

 

千机伞甩手一发格林机枪把身前的魍魉轰得一马平川,在后续魍魉补充上来的间隙里不满地撞了一下紫薇的肩膀:“我说你这就过分了啊,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会丢下朋友独自逃生的人吗?”

 

紫薇软剑淡淡道:“我说过,我没有朋友,你也不是我的朋友,守卫剑冢是我们剑境之人的事,不需要一个外人为此搭上性命。”

 

“那你自己呢?”千机伞反问,“你就没有个梦想或者愿望?就这么死了你甘心?”

 

紫薇软剑没有回答。

 

双方几乎都已经到了极限,魍魉王疯狂地嚎叫着,一波又一波魍魉前仆后继地冲上来,千机伞简直服了这些比副本小怪还执着的生物:“不是,他们就不会怕啊累啊什么的?”

 

紫薇软剑道:“它们没有自己的意志,只是一群任木剑驱使的傀儡,自然不会怕也不会累。”

 

千机伞:“生下来就没有?”

 

紫薇软剑无动于衷地道:“曾经有过,被引魂镜改造之后就没了。”

 

千机伞耸了耸肩:“听起来挺可怜的。”

 

“嗯。”紫薇软剑应了一声表示赞同,然后一剑将三只魍魉戳成了烤串,这才淡淡地接上了先前的话茬,“同情它们是无剑的工作,我只负责杀光这些玩意儿,好让他有命接着悲天悯人。”

 

千机伞:“……”

 

紫薇软剑:“其实若有可能,我倒还挺羡慕它们。”

 

千机伞:“嗯?”

 

紫薇软剑不知想起了什么,自嘲地笑了一声:“什么都不想,即使被抛弃、被利用,还能无知无觉地为自己的主人牺牲性命,不是挺好的?”

 

千机伞:“你……”

 

紫薇软剑:“你刚才问我,有没有梦想或者愿望?”

 

他忽然露出了一个古怪的微笑:“我曾经想守护一生的人,将他自己的无心之失归咎于我,弃我于深谷数百年,使我葬身蛇腹,生不如死,你说,我还能有什么愿望呢?”

 

刹那间仿佛有看不见的风雪刺穿了千机伞的胸膛,他忽然不过脑子地冲口道:“那你以后保护我吧,我绝不会丢下你。”

 

紫薇软剑猛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半晌,千机伞听到他极轻地吐出了一个字:“好。”

 

凌厉的剑气刹那间席卷了整个剑冢,千机伞察觉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紫薇软剑开了绝杀。

 

冰冷的薄唇轻飘飘地念道:“一、剑、封、喉。”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肆虐的剑光以紫薇软剑为中心席卷而出,在里三层外三层的魍魉中绞起了一片触目惊心的血雾,哀嚎声震彻剑冢,剩余的数十只魍魉王刹那间全部灰飞烟灭,围攻两人的魍魉一时间竟是一空。

 

随即,无数细小的伤口在紫薇软剑身上绽开,鲜血淋漓宛若凌迟。千机伞恍然想起无剑曾经说起过,剑境神兵每一位都有自己的绝杀之技,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近乎同归于尽。

 

——要释放出绝世的力量,岂能不付出惨烈的代价?

 

他一把接住紫薇倒下来的身体,简直要被这祖宗气疯了:“你忽然开绝杀干什么!我们到山穷水尽那一步了吗?不要命了你!”

 

“别吵,我有点头晕。”紫薇软剑像是感觉不到疼似的,揉着眉心淡淡道,“魍魉王已灭,剩下的交给你。”

 

——好像只要能达到他预想的目的,无论是受伤也好、自己陷入危险也好,他都不在乎似的。

 

千机伞简直不知道说这人什么才好。

 

“你个疯子。”

 

就在这时,一道生机盎然的绿意蓦地笼罩在了紫薇软剑身上,密密匝匝的伤口血流顿止。

 

碧海玉箫轻柔的声音伴随着极快接近的身形一同传来:“抱歉,我们来晚了。”

 

无剑他们终于赶回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漆黑的时空裂隙毫无预兆地在千机伞身后张开,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大嘴,一口吞没了那个修长的银甲身影。

 

* * * *

 

猝不及防被时空裂隙抽回来的第十天,君莫笑在仓库角落里找到了正在对着空空如也的仓库格子发呆的千机伞。

 

面对陪伴了自己十多年的武器没啥好藏着掖着搞委婉的,君莫笑单刀直入地问道:“千机,你最近状态不大对,发生什么事了?”

 

千机伞抬头看了他一眼:“叶修让你来问的?”

 

君莫笑:“嗯,他说你再莫名其妙在战斗过程中走神,就要把我和你一起打包送给包荣兴,去给包子入侵当小弟。”

 

千机伞很给面子地笑了笑,忽然道:“我想跟叶修谈谈。”

 

……

 

半个小时后,叶修看着快把自己纠结成一根麻花了的千机伞,笑得好悬没把叼在嘴边的半根烟吞了:“所以说,你这是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放不下人家了?”

 

千机伞无言地看着自己的操作者。

 

叶修干咳了两声:“多大点个事儿,还郑重其事的要来跟哥谈人生,我还以为我无意间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呢。”他看着屏幕里熟悉的身影,不动声色地咽下了心底的一点怅然,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道,“咱们老板娘这两年虽然还是一穷二白的——”

 

陈果:“叶修你大爷,扣你工资啊!”

 

“是是是金主我错了。”叶修能屈能伸地改口道,“咱们兴欣这两年虽然还是不大宽裕,再装一把千机伞总还是分分钟的事儿,你要真想去就去呗。”他人话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现了原形,吊儿郎当地冲天花板吐了一口烟圈,“啧啧,真是儿大不中留,想当年哥辛辛苦苦出去打工赚材料把你拉扯这么大,转眼间就成别人家的了,心塞。”

 

——虽然,你是他在这世上,留给我的最后一样东西。

 

——可他若是在这里,一定也更希望你能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对吧,沐秋?

 

* * * *

 

时空裂隙再次裂开,天生劳碌命的无剑上气不接下气地赶过来,正好看见银甲执伞的身影从中一跃而出:“千……千机?”

 

线条流畅的薄唇轻轻地勾了起来。

 

“我回来,找一个人。”

 

END


评论(7)

热度(95)